スー

アーチャーと凛が
本当に「バカップル」
かな~(o ̄∇ ̄o)♪

[ 弓凛 ] Lord没有假期(1)

※ 二期开播在即,实在等得饥渴难耐了,先挖个浅坑,预计两三章内完 ♂

※ 看过前作【冬木ラブストーリー】的朋友,这算是番外,接续在上个故事以后

※ 没看过前作的朋友,可以当作独立的单篇故事来看~ 设定是弓凛恋人前提√

※ 新角色是 Lord El-Melloi II  埃尔梅罗二世 韦伯·维尔维特,凛の老师(熟悉原作的朋友请无视我的班门弄斧_(:3」∠)_

※ 许久不见了,希望各位伙伴还会喜欢~ 鞠躬鞠躬_(:3」∠)_


4月4号啊~~~快来吧~~~!!!



————————————————————————————————


 

Archer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纵是有千百个不愿意,此刻的他,也只好暂且——扣上半敞着的前襟,提上裤拉链,好好地坐起来。

 

与他略带懊恼的漠然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凛无地自处的慌乱与窘迫。

 

幸而她当下穿着一件松软的针织套头衫,不需要她逐个去系那些繁复的扣子。上衣下摆也仅仅是被Archer稍稍推卷到小腹以上,以便他的手能够更好地探入。这会儿,她只要扯下衣服,抚平裙角,迅速理顺被Archer揉乱的头发,正襟危坐,便可瞒天过海,姑且松一口气。

 

当然,即便做完这些表面功夫,凛的心脏仍在「噗通噗通」地跳个不停,脸上的热度和紊乱的呼吸从来都不愿替她掩饰羞赧。Archer瞥见她这副受惊小鹿般的模样,忍不住轻笑出声,伸手探向她的唇边,想为她拭去嘴角唾液的痕迹。

 

凛气呼呼地瞪着他,没好气地将那只从方才起就没老实过的手挡了回去。而这边俩人的手才刚放下,门那边——转锁转了半天的动静终于戛然而止,大门被徐徐打开。

 

玄关处,传来沉稳的脚步声。

 

那个打断二人的始作俑者,走了进来。

 

「噢?都在呢~?特意在这里,迎接我?」

 

那人侧头一笑,说话间已顺手将脖颈间那条扎眼的红色围巾「倏溜」一下取下,挂到墙角的衣帽架上。

 

「哼,切~」

 

Archer立马翻了一个十分完整的白眼,两手往胸前一叉,二郎腿一翘,连带鼻腔间哼出的那个「切」字,整套动作行云流水,浑然天成,仿佛在向对方昭告,我Archer浑身上下从头到脚,乃至我的一根微不足道的腿毛——都在鄙视你。

 

「老、老师——」

 

凛连忙用手肘捅了捅Archer,示意他不要太放肆。虽说不指望他的态度能即刻转变得多谦逊恭敬,但至少,能维持一下表面的和平。

 

「老师,怎么这么早回来?不再多逛逛?」

 

「呵~路,到底还是弄不大明白——」

 

斜瞟了沙发那边一眼,他微微扬了一扬嘴角,并不打算正面回应那个黑脸男人充满敌意的挑衅。以他的处世哲学,他通常喜欢采取更加迂回而有效的方式回击。

 

「所以啊,远坂~」他转过身,牵起正要起身迎上来的凛的一只手,「还是要拜托你,带路了——」

 

话到此处,他又顿了顿,将那串使他能够堂而皇之登堂入室的钥匙放到凛的手心里:

 

「今天擅自拿了这个出去,只是怕回来的时候,打扰到你们。呵~看样子,还是打扰到了……」

 

——知道打扰了你还不快滚!!!Archer的额上青筋突爆,双目圆睁,齿根厮磨着,拳头攥得嘎吱作响。

 

「哪、哪里的话、老师!不打扰,一点也不打扰!」

 

凛接过那串钥匙,笑肌因过度生硬的僵持而开始微微抽搐起来。

 

啊啊,果然!还是被看到了吧!真是——糟、透、了!

 

「那么——」一脸堆满笑意的男人一转身,利落地将过肩的长发往身后一拨,走向楼梯口:

「今天我就先休息了~远坂,咱们,来日方长——」

 

「好的老师!」

 

 

 

仿佛送走了一个大瘟神,一瞬间得以卸下所有的警戒和防备。

 

待那抹令人厌恶的身影消失在视野中以后,Archer松了松紧绷的神经,抬起手来就要去拉凛。

 

「都说了不要在沙!发!上!啊!」

 

那恼羞成怒的姑娘,此时并没有心思与他「再续前缘」,一回身,即刻狠狠地抄起沙发里一块抱枕照着他的面门就是一下。也不睬他正要开口说点什么,三步并作两步愤然而去。

 

这会儿,沙发里,俨然只剩那黑脸的汉子一人独坐,哭笑不得。

 

「不要在沙发上」??

 

——不在沙发上要在哪里上啊!

 

在自个儿家里跟自家女人亲个热,也要被一个外人莫名其妙地打断;打断就算了,到头来还得被自家女人一顿数落和埋怨,这让人,上哪说理去?!

 

心烦意乱地捶打了几下抱枕泄愤,Archer回想起三天前的那个令人不安的午后,正是一切噩梦的开始……

 

 

 

那本该是一个令人激动不已的午后。

 

大约一个礼拜以前,Archer开始陆续将凛房内的被褥、床单、枕套,都拖出来洗了一遍。他的凛,就要从英国回来了——是跟他约定好的,「以后都不再去」的那种回来。

 

凛在伦敦时钟塔留学四年,第五年起在魔术协会实习工作。出身魔术世家、天资聪慧、后天成长环境亦得天独厚的她,本应留居异国,寄身于学海之中刻苦钻研,势必在不久的将来定能在竞争激烈的魔术界闯出自己的一片天,可谓前途无量。

 

时钟塔内黑发的黄种人本就不多见,毕业后能留在魔术协会里继续深造的,那更是凤毛麟角。当她「远坂凛」这三个字,从宝石科学生们间的口耳相传,到被这片他乡之地上更多的魔术界人士所熟知,她正在渐渐崭露头角,甚至很快就能混得风生水起之时,她却突然来了个三百六十度的大转弯,向她的导师——被称作「埃尔梅罗二世爵士」的韦伯·维尔维特教授请辞。

 

且说埃尔梅罗二世其人,单就外形这一项,便值得好好说道说道。血统上不好深究,将他家祖宗往上翻个八九代,也未必能溯其根源。从五官看,是典型的白色人种:眼型狭长,眼窝深邃,鼻翼紧窄,颧骨稍高,一双稍显刻薄的男性薄唇从不轻易展现笑容;个头约莫一米八多,宽厚的肩膀和挺拔的大骨架子使得他所穿过的每一套西服,都像是专门为他从皮肉里贴身长出来似的,无比的修身、无比的合适。除此以外,他最夺人眼球的,还要数他那一头垂及腰际的长发。

 

凛第一次见他时,最先瞧见的是他的背影。依他那一头飘撇妩媚的长发,凛还以为自己摊上了位女导师。这不列颠半岛上的娘们儿,还真是人高马大啊,想必不大好对付。

 

可又怎会料到,这位长发及腰的「女教授」一个回头,便即刻将凛的三观震得粉碎。

 

从那以后,凛对这位有着一头乌黑长发、不苟言笑的老师,多留了个心眼。她的观点是:这不列颠半岛上的爷们儿,还留着一头这么长的头发,必定是很不好对付了。

 

事实证明凛的推论十分准确到位。

 

韦伯教授跟学生们的关系并不十分亲近,一个学期下来,能记住三两个学生的全名实属不易。这当中,凛算是一个。一来,因着她是时钟塔里罕见的日本人;二来,她在魔术方面的才华也确实够得上在这位擅长甄选千里马的伯乐心中留有一席之地。

 

韦伯原是不待见日本人的。

 

每回一有人提到日本,他总会露出一副厌恶的表情:「Fu©k!那种吃生食的国家,恶心!」

 

最初,在他获悉了凛的国籍以后,反感之余,虽不至太过刁难,也没有给她好脸色看的打算。课业上,是一如既往的严苛;课下,更不愿给予这位独自在异乡求学的学生一丁点帮助。凛一口流利的英国伦敦腔大抵就是从那时起慢慢练就的——人被逼上绝境的时候,往往会愈发地自强。

 

不过,现实往往就是那么地令人唏嘘和充满戏剧性。谁会料到,年近三十的埃尔梅罗二世·韦伯·维尔维特大师,一个对日本及日本人嗤之以鼻的高冷大不列颠男子,私下里唯一的喜好,竟是日本制的电子游戏。

 

所以,略通一些日语的韦伯,在与凛后期的师生交往中,终究还是绷不住自己一颗埋藏极深的宅男心,向凛打听起什么东京啦、秋叶原啦、宅男圣地之类的。当然,打听的结果可想而知。凛只是一头雾水地回望他,并用英语毕恭毕敬地表达:老师你能说点我能听得懂的人话吗。

 

那次沟通失败以后,韦伯对日本人真是心灰意冷了。他越发觉得自己最初的判定一点也没错:日本人都是馬鹿!大馬鹿!纯种idiot!

 

怀揣着这种鄙视她又不得不教她的矛盾情绪,度过了四年的师生时光。本以为这个碍眼的日本人终于可以滚蛋,不曾想,出类拔萃如凛,顺利取得了在魔术协会实习工作的资格。昔日的师生,现如今竟也算成了同僚,且不说是不是平起平坐吧,好歹凛不必再受制于他这个脾气古怪的隐性宅男。韦伯的内心自是不服气,好在凛在这一方面情商并不低,平日里在时钟塔内撞见,仍不忘点头一笑,称呼他一声「老师」。韦伯这人本就好面子,一来二去,朝夕相处下来,倒也对她心生些许好感。

 

日子就这么相安无事地过着,直到某一天,凛的离职申请书出现在他的办公桌上。

 

公务繁忙的韦伯并没有在第一时间翻阅那份搁在桌台一角的文件,当他留意到它并仔细阅览,已是数天以后。

 

「这是什么东西!」

 

韦伯将那份两三页订在一起的薄纸扔在凛的面前。

 

凛停下手中的工作,定睛一看,见是自己那份消失了几天的辞职书,抬起头冲他微微一笑:

 

「老师,我这写的可是标准的书面英语。」

 

「哼,我当然看得懂!我是说,你!」

 

「嗯?」

 

「……怎么要走……?」

 

韦伯这句话音一落,当即把自己给震得半天回不过神来——这种软糯的、小心求证的语气是怎么回事?!完全不是我埃尔梅罗该有的风格啊!

 

「是啊,出于一些私人原因,必须回国。」

 

「什么原因?有什么非走不可的理由?!你是清醒的吗远坂?你知道你放弃现在工作机会意味着什么吗?!」韦伯近乎失态地歇斯底里起来。

 

当然明白,再明白不过了。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对于现在的她来说,实在是有比前途还重要几万倍的东西啊。总不能告诉老师:「我家里有个男人,我放心不下,再也不想跟他两地分居,让他独守空房了」吧?这个理由情感十分真挚,但说出来毕竟太羞耻。

 

「是……虽说我们远坂家,早已家道中落多年,不过,多多少少还是有些遗产需要回去继承的……」

 

意识到自己的底气并不十分的足,凛忙紧接着扭转话题的走向:

 

「说起来,我的离职书怎么还在您这儿呢,老师?您不该是在“前导师意见”那栏签过名后,递交给院方就可以了吗?」

 

凛这话令正在发着无名火的韦伯霎时虎躯一震,如同被劈头盖脸地泼了一盆冷水似的,静了下来。

 

没错,你只是「前任导师」而已,你只需要象征性地帮我签个名就行了。这份离职书是用来通知你我远坂凛要拍拍屁股走人了的,而不是来征得你的许可的。

 

担任导师多年的韦伯自是深谙其中的道理。

 

「远坂,你真蠢。你会后悔的。」

 

韦伯大笔一挥签完名,扬长而去。

 

「多谢您的提醒,老师~」如果不回去,我才会后悔呢。

 

收好离职申请,凛翻开桌上的台历,望着那个被红色钢笔圈出无数次的日子,甜甜地笑了。

 

 

 

事情要是朝着这个方向发展下去,倒也顺利成章,没甚不妥。偏偏干魔术师这行的,不按常理出牌的奇葩所占的比例,特别的高。

 

回国这天,凛正站在机场出发层的大厅里接受一大票同学朋友们的道别。当韦伯远远地出现在她的视野中时,她以为他也是来跟她道别的,稍稍吃惊之余,亦觉尚在情理之中,便没多想。

 

然而很快,韦伯走近了。凛瞥见了他身后拖着的行李箱。

 

「老师~」

 

纵是凛心生些许疑惑,仍不忘礼数跟他打声招呼。

 

「远坂,值机柜台在那边,别再浪费时间了,快走好吗~」

 

「老、老师?!」

 

韦伯上前来拉起她的手腕就走,全然不顾周围一圈人惊愕的目光。

 

凛愣愣地被他带着走出三五米远,才反应过来。想甩开他的手,竟被他执拗的拽住不肯松脱。

 

「老师、等等!这是怎么一回事?!」

 

韦伯的行李箱轮子轱辘轱辘地转着,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他拉着她一边走一边轻描淡写地说道:「呵~突然想度个假罢了~没去过的地方,有人带路的话,我可能省不少心呐~」

 

「诶——?!!!」

 

!!!

??

……

……

……

 

凛终究是无法避免与韦伯乘坐同一个航班的,毕竟,人家也是正经花钱买了票的,除非她退票——当然,就她目前的经济状况来看,并不允许她如此任性。

 

所幸登机以后,俩人的座位并不在一块儿。凛在确定了韦伯和自己的座位至少隔着三排以上后,稍稍安心地坐下了,但也绝对没有心思补眠,立马叫来空乘要了杯红酒压惊。当下,她分析再三,只觉得他是心血来潮,突然想去往日本旅游度假而已,正好有她这么一个岛国的学生能做向导,又怎会料到韦伯实为狼子野心,正盘算着下一招险棋。

 

落地后,凛率先走出舱门。这一趟飞机坐下来,她的心胸豁然开朗不少。相处四年,虽称不上情深似海的恩师,多少也有些点拨的情谊在。带路就带路吧,尽尽地主之谊,也不算太过分的要求,拒绝可就显得小气了。

 

凛站在廊桥的尽头等着,不多时,韦伯过来了。

 

「老师,酒店订的哪家,我先送你去放行李吧?」         

 

「酒店,什么酒店?」

 

「……」

 

凛心中升腾起一股不祥的预感,脸色明显沉了一沉,闷声瞪视着他。

 

「我没有订酒店,远坂~印象中,你家不是一幢挺大的宅子吗?没设客房?」

 

「有是有……不是,老师啊~这、您这!太突然——」

 

「噢?家里,有什么不方便?」

 

「倒也不算是,但是、那个啊……」

 

「呵~那还真是不好意思了,往后,多有打搅了~」

 

韦伯朝凛扯出一个令她脊背一凉的笑,这使得她的临时性口吃更加止不住了。

 

与她同样膛目结舌的,还有Archer。插播一句废话,这大抵也算得上是一种夫妻相。

 

 

 

凛原本与Archer说好了,实习期一结束就回来。但在几个月前的一通电话里,凛突然对他说:「我等不了了」——凛想提前结束实习回来,Archer听了这个真是又喜又愁。喜自是不必说的;愁是愁她这样轻易地断送自己的前程,是否太过武断。凛听他在电话那头一个劲儿地磨叽,气得轰过去一句「你要是再逼逼我就不回去了,我呆这儿跟别人好了!」。

 

这句话把Archer给吓得连说三串「好好好」。本就拗不过她,又是打心眼里盼着她回来的,便不再反对,安定地数着日历上圈出来的那天过日子。

 

这天Archer张罗好一切,对着墙上的挂钟和腕上的表,在玄关和客厅之间踱了好几个来回。午后两点一刻多,门铃终于响了。Archer心里的老鹿猛地一撞心房,急忙走向大门。

 

「又找不到钥匙了吗,凛~」

 

还未见其人,他的脸上和声音里就先浮出一丝宠溺。

 

就着话尾音打开门——

 

……

……

??

 

「嘭——!」

 

开门一瞬不过半秒,Archer猛地一下又把门给拍上了。

 

站在门板前,Archer开始在大脑中迅速解析方才一闪而过的画面:

 

一个有着足以与他对视的个头、和刀刻般凌厉眼神的成年男性面庞。中分的黑长直发披盖在脸颊两侧,线条硬朗的五官上阴影分明,刻画出阴郁的神色。

 

这才多久没见,凛——长成这样了?!

 

不不,一定是我打开的方式不对!

 

Archer猛摇了两下头,正打算平复一下心情再开一次门。这时候,门外,那个再熟悉不过的声音响起了。

 

「Archer、Archer,是我,开开门!」

 

凛!

 

一把拉开门,迎面而来的正是那个令他朝思暮想的脸庞。

 

「Archer——」

 

后半句的「我回来了」,凛还没来得及送出口,下一秒,立马被那汉子满心欢喜地拥入怀中。

 

「凛~」

 

轻轻摩挲着她柔软的发梢,体会着从心尖上传来的,她温热的鼻息。Archer沉浸在这个久别的拥抱中,不愿自拔。以至于,完全没有留意到,那边上还站着的一个男人。

 

「嗯哼、!」

 

韦伯轻咳一声。

 

「远坂,是不是该介绍一下?这位是——?」

 

「啊啊,对了。」

 

凛从Archer怀中离开时,顺手将眼角湿润的痕迹利索地抹去了,两个大男人都不曾发现在短暂的分秒间,她曾红过眼。

 

「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Archer,暂时是——我的管家。」

 

Archer这回总算看清了,原来刚才并没有眼花看错,打开的方式一直很对。他挑着眉将韦伯从头到脚细细打量一番后,基本可以初步判定对此人的第一印象:中分头,皮裤衩,黑色西装外套加风骚的大红色围巾,轻蔑的嘴角以及似笑非笑的眼神,即便不是变态也必定来者不善。

 

「Archer,这位是韦伯·维尔维特先生,我在时钟塔的导师,」说到此处,凛顿了顿,用眼神稍稍示意Archer,我接下来要说的话可是重磅炸弹,你先站稳。

 

「从今天起,老师要、啊,那个啊、先住在我们家了……」

 

「……?什、么、?!」

 

Archer的嘴巴张张合合,半天凑不出一个完整的句子来回应凛。

 

「谢谢你的介绍,远坂。但是你漏了“埃尔梅罗爵士”这个称号。那也是我名字中很重要的一部分,希望你不要忘记。」

 

韦伯微微一笑,朝Archer伸出了手。

 

「管家……先生,吗?呵~今后,请多指教了。」

 

什么?什么?!

 

这个自说自话,臭屁得让人火大的家伙到底是怎么回事?!

 

「膛目结舌」——这正是Archer此刻的表情。

 

凛扯了扯他的衣角,传递给他一个无奈的眼神,那意思是:

 

你这幅表情,我懂。就在刚才,我也有过。




--- To be continue --- 


※ 标题来自《杀手没有假期》,看到后面会明白点吧,毕竟这个lord蛮拼的

(其实是因为作者取名の功力已死 ( ゚ー゚)


  

 

评论(24)
热度(256)
  1. 共9人收藏了此文字

© スー | Powered by LOFTER